在实现意念控制鼠标后,马斯克的脑机接口还能做什么?

 人参与 | 时间:2024-02-25 07:42:21

本周,实现鼠标斯克马斯克创立的意念Neuralink公司称首例脑机接口受试者已经基本康复,并可使用意念来控制鼠标。控制口还这一进展引发业内的后马热烈反响,有人认为,机接既然人们能用意念操控鼠标,实现鼠标斯克那么距离实现科幻小说中的意念“心灵运输”可能也不远了。

在本周召开的控制口还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期间,亚布力论坛数字前沿技术委员会主席、后马亚信联合创始人田溯宁与脑虎科技CEO彭雷等人就脑机接口未来的机接发展趋势进行展望。

彭雷认为,实现鼠标斯克Neuralink的意念脑机接口产品从植入首例患者,到最终拿证卖给患者,控制口还可能还需要5年时间。后马他进一步畅想,机接脑机接口要实现把一些知识、记忆、情感直接传递到另外一个人,至少还要等15年以后。

脑机接口的早期应用仍然聚焦在医学层面上,针对一些绝症或重症的患者,比如严重的帕金森患者,可以通过刺激大脑某个区域,让患者的手不抖;或者帮助渐冻症与高位截瘫的患者恢复部分语言和运动能力,比如患者可以通过意念打字,可以通过控制机械臂拿一杯水,后续也许能够控制机械轮椅等。

“目前所谓的脑机解码都是只能做比较少的自由度,比如上下、左右两个自由度能够实现一些简单的移动。”彭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预测,马斯克的Neuralink首例植入患者可以实现几十个或者上百个通道的神经元信号解码,可以实现打字等简单的功能。

彭雷认为,Neuralink未来可能会结合马斯克旗下其他公司的商业策略和布局,比如无人驾驶和人形机器人,从而实现一些“爆款”的应用——包括让人们去尝试控制“擎天柱”机器人。“通过脑控的方式让一个不能行走的人通过人形机器人走起来,我觉得这个事会非常炸裂。”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在去年获准美国FDA可以进行临床试验后,就一直在招募临床受试者。彭雷表示,马斯克的“英雄帖”一发,可以说是“一呼千应”,已经有超过1500人报名,其中还有很多是健康人。

Neuralink的脑机接口项目属于有创式的技术路径,也就是说受试者需要接受开颅手术,将一块硬币大小的脑机接口设备通过一根比头发丝更细的细丝接入脑内。此前业界认为,这种有创式的技术很难在健康人当中普及。

在彭雷看来,技术的发展需要一个过程,他将脑机接口手术与近视飞秒手术比较。“近视激光技术诞生40年后才开始普及,最初每年只能做几千例,现在每年400万例。

“脑机接口也是一样,最早只有先锋(pioneer)做,当手术难度降低到与激光手术一样了,感受改善了,那么到时候就会被更广泛地接受,包括我自己也会尝试去做。”彭雷表示。

他还谈到目前人们高度关注的AI大模型与脑机接口能力相结合的应用前景,比如能在神经元信号解码方面,实现多模态的解码,相当于可以在实现机械臂控制的时候,还能叠加视觉、声音等脑电信号,从而得到连续性多模态的输出结果。他坦言,这方面仍然处于早期科研阶段,但值得深入探索。

脑机接口与AI大模型的结合对于通用人工智能(AGI)意味着什么?对此,彭雷认为,AGI关键是解决人与AI交互的速度问题。当这个难题被攻破,也就是脑电信号传递的带宽实现质的提升,大脑与AI的连接通道的速度被突破了,那么这个时候也就是“心灵运输”真正实现的时候。

举报 顶: 7692踩: 393